Sunday, July 10, 2016

凌晨四点之寂寞公路


很久都没在凌晨四点开车奔驰在寂寞公路上了。
两年前,当本座被皇爷调遣到犀利坡时经常都奔驰在四点的寂寞公路。那种滋味不简单,不容易。马劳的日子一天天过。

转眼两年过去了,皇爷密令调遣本座回边疆日子一天天将近。而本座也跟另一个犀利坡女将有些闹翻。虽然,已经禀报皇爷;可是还是不了了知。无论如何,本座是以大局为重而非个人利益。

这犀利坡对本座而言,是个是非之地。是是非非,有理说不清啊!本座认为这突如其来的密令必然有它的背后意义存在。希望接下来的路会顺顺利利~

京城路之休止符

京城之行不知不觉已半年去。这半年里,本座看不到自己的出路!忙忙碌碌的日子,一天天过。每个星期从京城回乡的费用也越花越多银子。原本皇爷每个星期都会回犀利坡,久而久皇爷也不回啦!哪唯有自己回,自己开始慢慢承担起这些费用;朝廷也不让本座索賠回这些过路费 。原因是把本座当成了京城的朝廷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