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uly 31, 2017

龟咯两天一日游

N 年后,再次来到这个地方- 龟咯……
N 年前,是座建在海上木板屋……
N 年后,已经是座建在海上的砖屋了。
当然,价码也是不比从前了。现今喊价180大洋囖!

行程:
1点抵达龟咯。联络民宿负责人。然后把行旅卸下在靠近码头的饭店。然后才把车子给停在指定的停车场。一部10大洋。吃过午餐,搭船前往民宿。
2点抵达民宿- check-in
3点吃下午茶,然后自由活动。拍照,唱歌等
6点晚餐时间。然后又自由活动!拍摄日落。老天不作美,没有壮观的日落囖!
10点吃夜宵。然后在此自由活动!原本以为能在这个地方拍摄到银河星图,结果由于光害太强了;无法拍摄到什么。累了就自由睡觉!

第二天,6点半起床等拍摄日出!很可惜日出被一大片的云朵给遮盖囖!
7点早餐时间。然后就又再自由活动!!!
10点早茶时间。然后准备check-out料!
11点乘船离开民宿。
12 点吃午餐。然后离开龟咯~ 就这样一直自由活动地结束了这个两天一夜的旅程。

民宿房间设计

民宿阳台外景

夕阳退潮囖

退潮中的景色

夕阳西去,天色入夜

退潮后显露出来的红树林

这到底是不是银河呢?

说好的日出呢?

太阳出来啦

退潮后,满地的螃蟹

退潮后,发现一艘沉没的木舟


Wednesday, July 26, 2017

京城之路

工作环境
本座来到京城上班也已经有三个星期了。这里同僚都还可以,没有太过严重的办公室政治。可是,大伙儿就是自己管自己的范围,其他的不是很熟也就不会理会。本座初次来到此处,很多事和物都不是很了解。所以,本座必须混入他们,赢取他们的信任。那样做起事来也比较容易简化。虽然,本座为此朝政效力已有5年之久了。可是,从来就没有真正地了解京城的环境与项目。这次,皇爷把本座调到京城效力其一二必有些事是本座不知道。毕竟,这个世道我不犯人,未必人不犯你。还是步步为营,做好本分。再找出头路~

日常生活
由于朝廷这次给的配套真不如犀利坡那样优厚。本座唯有居住在皇爷府中,一间没有直接可以看到府外环境的房子里。居住环境真不能与在犀利坡相提并论。在京城里的生活水平样样都贵。就比如吃盘鸡饭都喊价十大洋了~ 与一对一货币花费,犀利坡一盘鸡饭才三个半大洋。如此,本座必须必须精打细算才能过活。本座也只能吃三餐,改变了喝茶的习惯。吃得不够饱,也就早点休息。除此,也没有自己的代步工具。京城不如犀利坡,公交真的糟透。所以,唯有麻烦同僚载我进出用膳等。很多时间都必须tumpang皇爷的马车。

每个星期回乡是本座最烦恼的事。京城距离家乡有三百多里路。唯有tumpang皇爷的马车是唯一减轻花费的最佳方案。毕竟,周末回乡的用费朝廷是不补偿(reimburse)给本座。全程费用是自己付。。。不是本座计较,一程就喊价一百四十大洋了- 双程来回就要本座两百八十大洋了!一个月下来,就是上千大洋了!家都还没养就去了千多大洋不就是做亏本活吗?之前在犀利坡大花大用的模式需要马上卸下!每分每毫都必须算得精准。本座也向皇爷反应了这个问题,暂时性皇爷批准了让朝廷补偿本座每个月里有个双程回乡费用。可是,这个万岁爷还没有批下。

皇爷说:“跑着先;到时万岁爷问起才解释”。
本座:“谢皇爷”!

皇爷府打边炉

皇爷府外景

Monday, July 17, 2017

再见吧!犀利坡

六月三十日(星期五)
这天,是本座最后一天在犀利坡上班。打扫干净的将军府准备交回给犀利坡的屋主。

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 - 三年犀利坡工作的日子都渐渐习惯了。虽然,有些不舍;但也没办法需要离开。心中不舍,还是要去面对。毕竟,本座也曾经说过不想呆着一个工作的范围太长时间。多看多学,不停地自我提升才是正道。

本座在接下来的六到十二个月将会被调到京城里的皇城。据皇爷说,本座老家暂时没有合适的工作机会。所以,暂时必须到京城先,然后如果有了新的项目才掉回边塞。希望吧,要不然本座觉得自己需要找路回囖~

祝自己在京城皇城工作顺顺利利,马到功成!

京城路之休止符

京城之行不知不觉已半年去。这半年里,本座看不到自己的出路!忙忙碌碌的日子,一天天过。每个星期从京城回乡的费用也越花越多银子。原本皇爷每个星期都会回犀利坡,久而久皇爷也不回啦!哪唯有自己回,自己开始慢慢承担起这些费用;朝廷也不让本座索賠回这些过路费 。原因是把本座当成了京城的朝廷命...